文章、马伊琍

文章、马伊琍

不管是前几年穿越宫斗剧成风,还是近些年的大IP作品盛行,荧屏上的谍战剧从没“断过货”。它就像是国产剧中的“经典款”,永不过时,偶尔搭配得好就有小惊艳。比如近两年来,谍战剧“突然”刷出存在感,甚至成为胡歌、李易峰等年轻派演员的转型尝试,或是文章马伊琍夫妻档二度合作交出的成绩单。乍看,谍战剧的阵容是一直在更新换代,但细究之下不难发现,近两年所推出的谍战剧,在新包装下也有固定的旧套路。专题策划/撰文 信息时报记者 蔡慕嘉

猜卧底

就像是《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中,飞升上神都要历劫一样,凡是谍战剧,大多都免不了甄别内奸、寻找卧底的剧情进展过程。相比于前几年谍战剧多数是全知视角,一开篇就挑明敌我身份,近来谍战剧更偏爱玩“谁是卧底”的悬念。虽然所谓的悬念可能很快就揭底或被观众看穿,但“代号卧底”的梗依旧可见于多部剧。

最明显的如去年播出的《麻雀》以及近期热播的《剃刀边缘》。前者讲述的是李易峰扮演的陈深潜伏在汪伪特工总部首领毕忠良身边,通过代号为“麻雀”委派的工作者秘密传递信息,成功“窃取”汪伪政府“归零”计划的故事。“麻雀是谁?”“麻雀不止陈深一个?”等悬念贯穿着整部剧。而《剃刀边缘》也是一个关于代号剃刀的故事,剧集以“捉剃刀”为主线,讲述了20世纪30年代,发生在哈尔滨伪满警察厅周围的一段波谲云诡的谍战故事。

假夫妻

除了“捉卧底”,“假夫妻”的梗在谍战剧中也算得上随处可见。从《潜伏》开始,到《悬崖》再爆火,假夫妻模式已经在谍战剧中打下了坚实的基础。秉承着套路不怕旧、只要用得好,“假夫妻”仍活跃于近期的谍战剧,虽然在《剃刀边缘》里没用上,但之前播出的《黎明决战》《麻雀》等都有。

《麻雀》中,周冬雨扮演的徐碧城因为任务需要,和张若昀所饰演的唐山海成为一对名义上的夫妻, 然而徐碧城心中仍然眷恋昔日情人陈深。这段三角纠葛也为任务带来不少波折, 比如徐碧城屡次因为陈深冲动影响任务执行,而唐山海也因心有徐碧城而对其失误默默包容。

继周冬雨之后,刘诗诗也在前不久播出的《黎明决战》中“假结婚”。剧中,她所扮演的宋红菱以国民党女特工的身份携丈夫杨景修(曹炳琨饰)回到哈尔滨开展秘密任务,重遇接管哈尔滨伪满警察局、担任公安局局长的“前任”程樯(王千源饰),昔日恋人因信仰不同而展开了较量。假夫妻的套路除了丰富谍战剧中的感情线,也为推动剧情进展起了不小的作用。

生死劫

间谍、特工工作万分危险,这就注定了谍战剧中的主角命运多舛,生死劫难以避免。比如李易峰在《麻雀》中,就让粉丝十分操心,“集集都要为男主角担惊受怕”,不是被毕忠良(张鲁一饰演)怀疑,就是被军统追杀,时刻处在生死边缘。文章在《剃刀边缘》里同样没好到哪里去。据悉,剧名《剃刀边缘》其实就带有双重寓意。一是指文章饰演的许从良周旋在特工“剃刀”的边缘;二是指许从良的生命也随时处在危险的“剃刀边缘”。第一天亮相(首播两集),许从良就两次死里逃生。原本只是警察厅里的一名小警察,因为背上了“通共”的锅屡屡涉险,好在机智、灵活应变和超强的嘴炮力助他化险为夷、强势反击。

成长史

撇开特工任务这一点,从另一个角度看,近几年谍战剧的其中一条主线,不免是主角的成长蜕变史。《伪装者》中,胡歌饰演的明台从游走于黑白之间的明家少爷,经历各种变故后成为一名共产党员。

《胭脂》中,赵丽颖扮演的蓝胭脂一开始也不是准特工。蓝胭脂本是银行家的千金富二代,因为机缘巧合下得到了一份日军情报,被军统特工宋勉等人怀疑。为证明清白,她答应去好姐妹曼娜家寻找证据,却因此发现曼娜父亲是汉奸的秘密,姐妹反目、前路未卜,让胭脂成长蜕变。同样的,在《剃刀边缘》中,许从良一开始也只是个耍小聪明、插科打诨过日子的小混混式侦探,经过多次生死劫以及受关海丹的影响,最终决心投奔共产党。

抛弃由始至终高大全的主角设定,近年谍战剧更热衷展现普通小人物的成长蜕变,从另一角度切入展现特工间谍工作。而这样的主角更接地气,也更容易被观众接纳。

早些年的《潜伏》《悬崖》《黎明之前》,让观众记住了孙红雷、张嘉译、吴秀波。反观去年和今年的谍战剧《胭脂》《麻雀》《剃刀边缘》,更刷存在感的却是女主角们:赵丽颖、周冬雨、马伊琍。当女特工成为谍战剧里一道靓丽的风景线时,她们也开始成为戏里戏外的话题担当。

现象

在阵容中成为颜值担当

刘诗诗、马伊琍上演谍战T台秀

出演谍战剧一度被默认为“演技派”的专利,这里演技派大多包含了“年纪不小”“不靠脸吃饭”的共同特征。不过,近年来的谍战剧却有大批年轻面孔进驻。除了男偶像,年轻女演员的加入,也让谍战剧变得很有“看点”。当李易峰、周冬雨、赵丽颖、刘诗诗等接连进入谍战,剧集也慢慢吸引了一些颜饭忠粉。

“新人”的加入,不仅使谍战剧让人眼前一亮,还史无前例地让谍战剧主角的服装造型也成为谈资。刘诗诗在《黎明决战》里被称“是在上演民国T台秀”。据悉,才30余集的剧集里,她就有30套服装,轮番上阵。再加上她素来身材、体态姣好,闻名在外,穿上旗袍、洋装等,确实是赏心悦目。

《剃刀边缘》里,文马夫妇的泡面头是否真时尚,尚待讨论,不过确实一开播就引起关注。剧中是警界红人、万人迷的马伊琍,造型也同样百变亮眼,军装、便服、洋裙、旗袍。服装颜色很是大胆招摇,包含红蓝绿等等。

虽说“有颜任性”的定律并不适用于谍战剧,但不可否认的是,有颜确实可以在谍战剧中多刷一点点存在感,何况还有服装造型助力。前几年看多了演技派的观众,也觉得多了一些新鲜感。

在主角中成为智力担当

不是能力开了挂,就是幕后“大boss”

其次,在这些谍战剧中,女特工大多也不再只是作为男特工的辅助角色出现,她们往往还承包起剧中的重任,在智力方面也和男特工有得一拼。比如,赵丽颖在《胭脂》里饰演的女特工蓝胭脂,就是一个天才少女的人设。她拥有敏锐的洞察力,在三番几次被“测试”的过程中,其高超的推断能力和记忆力可见一斑。这个女主角,从第一集就如同开挂了一般。她假扮盲人穿梭于混乱的人群,单凭听、摸就可以精确分析出与自己擦身而过的路人身份,甚至还能发现他们的可疑之处。因为极具天赋,蓝胭脂也成为了军统和共产党都想争取的人才。有这样的天才女主角,难怪男主角陆毅在此剧中确实光环有些暗淡。

而在《剃刀边缘》中,马伊琍扮演的关海丹,从剧情介绍和推进来看,真实身份应该就是伪满警察厅和日军所要寻找的“剃刀”(共产党),但剧中她开始亮相的身份却是警察署厅长金三普的干女儿,被委任警察厅刑事科科长的职务,任务是捉共党。这个角色,毫无疑问是要有与多方周旋、斗智斗勇的魄力。除了完成任务之外,在警察厅里,她和小混混许从良杠上,也需要较劲的智慧,当许从良将剃刀嫌疑重新转嫁到她身上,她也需要想方设法、巧妙解围,这绝不是仅仅大喊一句“我不是”就能解决的问题。

在剧情中成为感情担当

多角恋穿梭多部剧,女特工成为“万人迷”

年轻面孔的加入,让近来的谍战剧有明显的变化,比如情感喜剧元素增多,《胭脂》《麻雀》《剃刀边缘》都是明显的例子。

《胭脂》里,蓝胭脂最开始爱慕的是一手培养她的军统特工宋勉(袁文康饰),但宋勉倔强严肃、不解风情,刻意与她保持距离。陆毅扮演的中共特工周宇浩则和胭脂从亦敌亦友变成了欢喜冤家。《麻雀》中,陈深、徐碧城、唐山海的三角关系也是贯穿了大半剧情。《剃刀边缘》里,马伊琍同时受到侦探许从良、日本军官松泽原治(芦芳生饰)、特务科科长白冷晨(栾元晖饰)的青睐,许从良后期还要上演花式追关海丹。

以往的谍战剧,处境危险、任务紧迫的情况下,主角即使有感情戏也是含蓄克制。但在这几部剧中,多角纠葛却成为一大主线,有利于吸引更多女性观众。

反响

不是所有的美人计都能成为“美人杀”

虽然女特工开始主导谍战剧,但并不是所有的“美人计”都能修炼成“美人杀”。女演员们勇于尝试、有心转型值得嘉许,但观众对其转型是否买单又是另外一回事。相比赵丽颖和马伊琍首次谍战剧的表现中规中矩,周冬雨和刘诗诗的谍战处女秀就比较“受伤”。

《麻雀》中的徐碧城成为了周冬雨出道以来的演技重灾区,尽管她如今已经凭借《七月与安生》拿下金马奖影后,但徐碧城仍然是她演戏经历的一个“黑点”。究其原因,角色本身在剧中的定位设置固然不是很讨喜,周冬雨在诠释懵懂笨拙的徐碧城时,确实也没拿捏好分寸,导致这个角色在从开播到结束一路被骂。

同样在谍战首秀的观众反馈里拿到不及格分数的,还有刘诗诗。虽然《黎明决战》严格来说不算正统的谍战剧,但刘诗诗这回扮演的宋红菱确确实实是一位特工。表面上,她是从莫斯科留学归来的白富美,哈尔滨商会会长的女儿,背后她是国民党的军统高级官员。双重身份对她的演技是一个很大挑战,冷艳特工的设定,也注定了她内心即使波澜起伏,表面也要云淡风轻。可惜,刘诗诗最终交出来的功课只有妥妥的“冷”,没有“艳”,当然也就无法惊艳到观众。尤其是在浑身上下都是戏的演技派王千源的对比之下,她的弱项更是暴露无遗。

谍战剧中,特工间谍身负重任,与多方斡旋、智斗,过着伪装人生,他们身上还有着不能为外人道的压抑与痛苦,但这一些矛盾、复杂的情绪都不能以夸张的形式来表达,大多是内心戏,通过一个眼神、一个神态,来让观众感知。这也是为什么谍战剧一度是演技派的专场。虽然有颜值的年轻面孔开始加入谍战战队,但想要获得观众对自己表演的认可,恐怕还有好长一段路要走。

编剧观察

女演员借谍战剧转型,是机会也是风险

前几年,抗日剧曾吹起一股偶像风潮,一批原本在古装剧、现代剧专注耍帅谈情的偶像明星,接连披上戎装上战场。于是,观众看到了吴奇隆、霍建华、周渝民、刘恺威等先后奔赴“抗日”。这也被视为偶像男演员转型的尝试挑战,最终,他们大多人的口碑还不赖。

与男演员靠“抗日”转型类似,近些年,女演员则先后投入谍战,尝试转型。如周冬雨拍了《麻雀》,赵丽颖拍了《胭脂》,刘诗诗拍了《黎明决战》,马伊琍拍了《剃刀边缘》,这些作品都是她们的谍战处女秀。但结果却是,她们的转型似乎没有男演员们那么顺利,好评者不如差评的多。为此,信息时报记者采访了《剃刀边缘》的编剧余飞,让他对想要以谍战剧做转型证明的女演员指点迷津。

余飞不讳认,出演谍战剧对女演员来说,既是考验、挑战,也是机会,“因为现在谍战剧不能缺少女性角色,虽然说国产谍战剧相比国外大尺度的谍战戏不太一样,但还是有足够的空间让她们展现,比如除了展现颜值,还展示智商。在谍战剧里,她们有更大的发展空间,也能爆发更大的魅力。如果演好的话,会有更大的魅力,如果演不好,则会有更大的问题。”

为什么说谍战剧对于女演员的演技挑战更大呢?余飞分析道,“它不像别的戏,可以以你本来的性格去演。当间谍本来就是一项非常隐忍的工作,你真的要表演,因为间谍本身就是一种表演,等于你是要表演一种表演。这个层次怎么把握,很难。不像你去演一个小媳妇,演好媳妇就完了。当间谍的话,你本身是一个什么人,你还要演一个人。”

同是距离演员现实生活比较远的电视剧,对于演员来说,谍战剧也比古装剧更难驾驭,因为观众的要求也不一样,“古装(距离现实生活)更远,但大家不会太去追究它的真实性。比如说你在皇宫当一个妃子,不一定是真的,但大家看着乐呵就行了,但谍战的话,观众会很严肃(对待)的,要求不太一样。演得不好,观众会说,你根本不像这个人。而把人物演得有吸引力,也很考验演技。”

所以问题来了,女演员到底该接什么样的谍战剧,把转型风险降到最低呢?余飞觉得,接戏的时候,先评判一下角色在剧中的担当,“要看担当什么样的人物。”他认为马伊琍首次演谍战剧就挑对了,“《剃刀边缘》这个戏还是有一点喜剧元素在里面,有这个元素,实际上她也是受到影响的,她就不用像其他谍战剧一样,特别严肃地去做一些事情,因为剧中她在许从良的影响下,有一部分稍微放松的东西。假设她是和余则成(《潜伏》里面孙红雷的角色)共事,在他旁边,不是那种假扮夫妻,只是一种正常的同事关系,余则成纳闷严肃,她作为女特工,不是那么好弄,难度比较大。”有了喜剧元素在《剃刀边缘》,能让马伊琍更好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