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侠:英雄归来》并不是一部主打大场面的超级英雄电影

《蜘蛛侠:英雄归来》并不是一部主打大场面的超级英雄电影

导演希望展现一段真实的高中生活

导演希望展现一段真实的高中生活 

赫兰德曾去纽约的一所高中体验生活

赫兰德曾去纽约的一所高中体验生活

在沃茨眼中,反派也有普通人的一面

在沃茨眼中,反派也有普通人的一面

北京时间4月5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蜘蛛侠:英雄归来》(Spider-Man:Homecoming)将于7月7日上映,导演乔·沃茨(JonWatts)日前也接受了外媒采访,畅谈创作过程中的各种感想。《蜘蛛侠:英雄归来》如何区别于之前的蜘蛛侠电影?反派设定有何特殊之处?拍摄过程中有什么趣闻?且听沃茨一一道来。

记者:当这部电影宣布时,很多网友的想法是:“第三版蜘蛛侠?”很多人就在想这一版蜘蛛侠到底有什么不同之处?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沃茨:我可以谈谈我自己感到兴奋的地方。首先,这一版蜘蛛侠会是漫威电影宇宙的一部分,这立马就为影片增加了很多很多的可能性。蜘蛛侠与其他角色的互动将会拓展漫威电影宇宙的另外一面,这真的令我非常兴奋。其他一些漫威电影展现的是“漫威世界中的高帅富阶层”,例如钢铁侠、雷神等等,他们是花花公子、亿万富翁等等,蜘蛛侠则只是一个寻常的男孩,他的故事会告诉影迷同一个世界中底层人士的生活是怎样的,我认为这会是影片的一大看点。这部影片中的彼得·帕克/蜘蛛侠是个孩子,这也会增加很多的可能性,而在其他俩版蜘蛛侠电影里,这一部分的剧情仅仅拓展了很小一部分。在山姆·雷米那版电影里彼得·帕克仅仅当了10分钟的高中生,而我想要拍一部高中生题材的电影。

记者:拍摄时有没有找其他人征求意见?

沃茨:让我想想…我很早就认识马克·韦布(MarcWebb),他给了我最好的建议。他告诉我:“一定要和斯坦·李(StanLee)吃顿饭,一定要享受这个过程。”和漫威、索尼的合作令人印象深刻,我向不止一个人咨询过,罗素兄弟也很厉害,他们在拍摄过程中一直给我建议。

记者:你现场目击《美队3》的拍摄,唐尼饰演的钢铁侠原本就会出现在《蜘蛛侠》电影里,还是说你看了《美队3》之后才觉得要让他加入其中。

沃茨:钢铁侠最初并不是剧情的一部分,剧情一步步发展,我们觉得他应该加入。不过他们在《美队3》里面的化学反应太棒了,让人感觉必须进一步拓展这层关系。

记者:这是第一部让人感觉像是身处美国的蜘蛛侠电影,其他几部感觉都太过“洗白”,而这一部则非常多样化。这一版蜘蛛侠展现的高中生活看起来很棒。这个决定是什么时候做出的?是刻意为之,还是顺势演变成这样?

沃茨:我推介给片方的方案就是这样的。前期筹备时,我做的第一件事情完成了一本设定集,包含电影中的这个世界,孩子们的样子、高中的样子等等。我在纽约生活了13年,电影中的这处高中应该看起来和现实社会中纽约的高中一样,而不该像是上世纪50年代美国中西部的高中。所以我在设定集里放了很多孩子们的照片、学校里学生们的照片,这是我推介的内容之一,所有人都沉浸其中,这也贯穿了整个选角过程。

记者:以此为基础,选角是怎么进行的?是以“种族多样性”为前提,还是说事先就确定好要什么样的演员?

沃茨:最初是以“种族多样性”为前提进行选角的,因为我们要选的就是普通孩子。我们录制了试镜的录影带,有些情况下一个孩子会表现的很棒,我们也没有给他们设定特别的角色,因为这是一所高中,会有很多的孩子。所以我们可能会觉得一个孩子很棒,虽然没有适合他的角色,但是我们可以特别给他创造一个角色,或者想其他办法把他们加进电影里。当你撰写剧本、拓展故事和选角同步进行时,你就可以抱着开放的心态,寻找最好的孩子。我记得曾经读到过导演贾德·阿帕图(JuddApatow)执导《怪胎与书呆》(FreaksandGeeks)时的选角方式,他们当时就是寻找有趣的孩子,然后围绕这些孩子来打造角色。孩子们有趣的地方就在于他们很自我,很多时候会情不自禁地做一些事情。所以围绕他们来打造角色比强迫他们饰演预想中的角色要更好。

记者:主角彼得·帕克也是通过这样的方式来选角的么?有没有面试非白人演员?

沃茨:我加盟之前,帕克的选角就已经完成了。

记者:今天早上我们参观了松林制片厂,展厅里有很多超级英雄电影的资料。如今泛滥的超级英雄电影中大多面临着非常巨大的危机,而《蜘蛛侠:英雄归来》中的危机却要小很多,一些动作戏就格局而言也相对较小。在大场面和小细节之间作出平衡有多重要?要拍出好的预告片素材又有多困难?

沃茨:我最初推荐的方案里另外一个重要的地方在于:当你身处高中,所有事情看起来都非常重要,而所有糟糕的事情就仿佛是世界末日。想到这里,这样一个接地气的故事就很容易被观众接受,这样的场景也很容易拍成一段好的预告片,会非常引人入胜。故事总是以角色为起点,我们不希望创造一些空洞的场景,那些让观众感同身受的瞬间可以让他们真心投入彼得和他的冒险,而不是观看一些单纯为了打斗而拍摄的动作戏。

记者:彼得·帕克总是面临一个矛盾,他试图远离一些恐怖的事情,与此同时,那身蜘蛛侠紧身衣又让他压力重重,他总是想把它束之高阁。你认为这一版蜘蛛侠更接近哪种心态?

沃茨:电影中的蜘蛛侠才刚刚上路,他还是个萌新。“身体的哪部分属于彼得,哪部分属于蜘蛛侠,哪部分又是两者兼有?”他试图找出一个答案。这是一个有关成长的故事,他正试着解决“我是谁”这个问题。

记者:我们之前和汤姆(汤姆·赫兰德),他提到你曾推荐过他一些电影,以便他为演蜘蛛侠做准备…

沃茨:我让他参加了一次“成长电影节”…

记者:迈克尔·基顿(MichaelKeaton)在采访中提到一件事情,他表示你在处理他的角色时采用了一个冒险的方式。我注意到他饰演的秃鹰在家里的冰箱上贴着孩子的涂鸦,我感觉他可能是漫威电影中第一个拥有未成年孩子的反派角色。我好奇的是,为何他演的这个角色在设定上有些冒险?

沃茨:我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记者:他说你是知道的,大约是为人父之类的事情。

沃茨:可能并不是他认为的那个意思,在我的设想里,反派同时也是一些普通人,或者说他们最初也是普通人。没有人一觉醒过来就成为了反派,而我的角度是找出他为非作歹的动机。你不一定赞同他的行为,但你可以理解他的动机。

记者:罗根·马歇尔-格林(LoganMarshall-Green)将饰演秃鹰的一个跟班,你能讲讲他演的是怎样的角色吗?

沃茨:这可不行,他演的这个角色会带来很多惊喜,我不希望给出剧透。

记者:作为第一个执导迪士尼/漫威/索尼联合出品电影的导演,你在创作时有没有感受到来自各方的压力?还是说这是一次“顺利的启航”?

沃茨:实际上,从这个项目亮起绿灯开始,这就是一次多方合作的工作经历。所有人都带着他们的期望一起合作,一旦意识到这点,这就不会是简单的“单向路”。我们在工作中乐意接受意见,尝试各种方法,有时候也会走上一条死路。接着你就重头再来过,但也乐在其中,这就是创意所在。

记者:汤姆曾掩盖身份去布朗克斯上过学?

沃茨:是的,是我让他去上学的,因为他从没有去一所普通的学校读过书,即使在英格兰也没有去过。我送他去了一所主攻数学和科学的高中,因为这会是彼得·帕克想要上的高中——一所需要经过考试才能入学的公立精英高中。所以我让他去这所学校念书,学校里孩子的用功程度让他吓了一跳。令他印象深刻的是,学生们都像被掏空了一样,这也是高中生活给我的印象。我记得当时我每天都很疲倦,每天需要早起,要努力学习,做很多的作业,参加课外活动,无时无刻都精疲力竭。所以我们确保要在剧本里保留这些内容,展现出学生们疲劳的一面。

记者:米歇尔(Michelle)是一个新角色,你选中了赞达亚(Zendaya)来饰演这个角色,能不能聊聊这个新角色?

沃茨:漫画里有很多个米歇尔…我不想就此谈太多,外界有太多古怪的流言了。我宁愿一句话不说,人们看了电影,这个谜题自然就揭开了。

记者:那么能不能谈谈她和彼得在电影里的关系?还有赞达亚的选角故事?艾米·帕斯卡尔(AmyPascal)和凯文·费奇(KeveinFeige)表示之前从来没有听说过她。

沃茨:这真的很有趣。我是通过《少女卧底》(K.C。Undercover)知道的她,然而如果你谷歌搜索一下,就会发现她是一位魅力十足的封面女郎。试镜时她的表现和大家的预期有着非常大的区别,非常脚踏实地,非常的可靠。就像我之前谈到的那样,选角是一个开放性的工作,我当时的想法是:“一定要想方设法把她塞进这部电影里”。

记者:你能简单谈谈赞达亚在电影里的扮相么?我们看了comic-con播放的电影片段,你说她是一个魅力四射的女孩,但她在片段里却是一副乡气十足的打扮,这可不是高校电影或者超级英雄电影里常见的扮相。能够简单谈谈这样设计的初衷么?

沃茨:我一直觉得她就好像是《早餐俱乐部》(TheBreakfastClub)里的艾丽(AllySheedy)或者《怪胎与书呆》里的琳达(LindaCardellini),她是一个很酷的角色,也有一间很酷的衣橱,里面有很多大家认同的衣服。把她设定成一个书虫,这个主意我很喜欢。她总是抱着一大堆书,这是我的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