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嫌疑人x的献身》海报

《嫌疑人x的献身》海报

近两年我们在国内大银幕上看过若干部翻拍的电影,比如《重返20岁》(翻拍自韩国电影《奇怪的她》)、《外公芳龄38》(翻拍自韩国电影《急速绯闻》)、《捉迷藏》(翻拍自韩国同名电影)还有黄磊首次做导演的《麻烦家族》(翻拍自日本电影《家族之苦》)等等,这些翻拍的共同点是电影的大部分内容都与原版如出一辙,很多场景都照着差不多的搭,镜头照着差不多的拍,甚至连演员都要找个跟原版里长得像的。这样做的好处是保险,即便无功起码也不会无过。现在又来了一部有日韩两版在前的电影——苏有朋执导的第二部电影《嫌疑人X的献身》,不过这部比较特殊,各个国家都抢着拍它的原因是东野圭吾的原著小说实在太有名了,它也确实是个情节一波三折、很适合进行影视化改编的故事。

东野圭吾的《嫌疑人X的献身》出版于2005年,2008年日本拍摄了一版同名电影,由人气高涨的福山雅治、柴崎幸、堤真一主演,在原著党中评价褒贬不一,不过豆瓣评分8.3,说明大部分影迷对其还是认可的;2012年韩国又拍了一版,豆瓣评分7.4,也属于中上等的分数。两版珠玉在前,可以想象作为新导演的苏有朋背负着不小的压力。

传说国内某数一数二的大导演早在约十年前也曾考虑过翻拍这本小说,但思前想后还是觉得太难,遂决定放弃。翻拍这部电影确实很难,难在哪?

第一,无论是文学还是影视,悬疑推理在中国都不是一个主流的类型。日本推理文学在世界文坛上独树一帜,有着鲜明独特的风格,近年来很多日式推理小说特别注重推理过程本身的刻画,作为小说的文学性和现实生活中的合理性都被放在次要位置考虑,但作为面向中国大众的电影,理应有所调整,情节既要缜密合理,又要保证电影的戏剧性;

第二,《嫌疑人X的献身》的原著小说是设定在90年代日本的故事,书中很多细节设置都已经随着时代被淘汰,更何况日本和中国国情有很大不同,如何把这个日式推理故事变成一个原汁原味的中国案件,这件事情并不简单;

第三,东野圭吾是个十分挑剔的人,多年来他对自己作品的版权把控都很严格,更要求每一个翻拍的电影版本都要有独一无二的创新,他本人也会亲自给剧本把关。相信苏有朋在搞定东野圭吾并拿到他本人颁发的剧本“PASS卡”上,也一定没少费工夫。

第四,汤川和石神已经是不少推理迷心中的经典人物,如何在国内年轻一代的演员中找到令人信服的人选?两人一个是物理天才一个是数学天才,一个起码的要求是,不能让理工生观众们找出bug。

了解了这些前提之后,我们再来看看苏有朋导演交出的答卷如何。小浪认为,总体来说,苏有朋在中国版的《嫌疑人X的献身》上确实做出了一些大胆的改动,同时也能看出他综合借鉴了原著小说、日版电影、韩版电影的优点,至于苏有朋新编的部分是否成功,可能见仁见智,须等待观众来评判。

关于本土化的问题,苏有朋的选择是在细节上进行反复推敲,使之符合中国情境,但在整体上并没有赋予这个故事过重的中国色彩,它看起来更像是发生在一个架空的环境里,或许这已经是这个日式推理故事唯一容易找到的落脚点。

当然,就像没有完美的犯罪一样,世界上也很难有完美的推理小说和推理电影。苏有朋是一个用心的新导演,我们在《嫌疑人X的献身》中看到了比《左耳》更大的野心、更高的驾驭难度和更成熟的导演技法,期待未来看到他更多的突破和进步。

苏有朋版创新:悬疑和转折更多了

作为推理小说,作者通常都会将谜底藏到最后一刻,给读者恍然大悟的感觉。然而《嫌疑人X的献身》原著不是这样,它在最开始的两章就告诉你:靖子是凶手,被害人已死,邻居石神帮她制造了不在场假象。日版电影遵循原著,开门见山便点明了凶手和作案过程。

苏有朋则将叙事顺序做了调整,前面只交代了警方分析出三个嫌疑人,陈婧是其中一个,在调查中警方和唐川越来越觉得石泓也很可疑。直到影片后半段,才基本锁定陈婧是凶手,但尸体是如何处理的仍然没有揭晓。

还有一个明显的不同是,苏有朋版后半段比日版要纠结得多,日版里的石神是直接向警方投案自首的,靖子也很快明白了真相,而苏有朋版里的石泓还精心炮制了一出无比复杂的“伪情杀”戏码,陈婧则一直被蒙在鼓里。为此,苏有朋在前面也做了一些铺垫,比如唐川邀请石泓参观自己的实验室,这个在日版里也是没有的。

开头说到东野圭吾要求电影的每个版本都有创新,日版将原著里的内海薰改为柴崎幸饰演的女警官,还与唐川有一点点暧昧情愫;而韩版将两个警官合二为一,使角色更加集中。苏有朋版里的内海薰对应的是叶祖新的角色,这个角色显然不止是柴崎幸那样总是瞪大一双眼睛天真问为什么的傻白甜,而是一个有自己的思考和见地、年轻有为的帅小伙,对剧情推动起到不小作用。

苏有朋版里还增加了不少两个男主角少年时期的闪回段落,令两人的友情更有说服力了一些,也更能体现出两人“相爱相杀”的渊源。两个小少年和王凯、张鲁一还是蛮神似的。影片后半段,二人有一场登山的戏份,在登山过程中,石泓真诚地倾诉了自己的彷徨和苦闷,汤川则发觉自己从未真正地了解过石泓。这一段在日版里已经就有,只不过日版里爬的是条件恶劣的雪山,苏有朋改成了春光明媚的青山。

在原著里,靖子的女儿其实是个画龙点睛式的关键人物,靖子杀人因她而起,最终也是靖子看到自杀未遂的女儿的痛苦,才决定去自首。但日版和苏有朋版里均删掉了这一情节,或许都是考虑到现实可能性的问题。日本人的性格成分中有过分谦逊、自责,甚至有点内心拧巴的一面,但这一点并不符合中国人。倒是罪犯不能逍遥法外这个结局,冥冥中倒契合了我们的审查风向。

细节本土化,但骨子里仍是日式思维

《嫌疑人X的献身》是2005年的小说,里面一些涉及高科技的部分如今看来已经有点原始了。比如石神为了避免警察窃听电话,就跑到外面用公用电话打给靖子家的座机,喂,这个技术一点都不先进好嘛。于是我们看到苏有朋版改成了石神给陈婧买了个新的SIM卡。再比如原著里的尸体是丢到河里的,这处理手法似乎也有点太简单粗暴了。

对于这个发生在90年代日本的故事,苏有朋在每个细节上都进行了仔细检验。甚至连陈婧母女看的电影,也接地气地改成了《疯狂动物城》;石神每日买的“招牌便当”则改为模糊的“招牌便当”;日本房屋的隔音效果不好,左邻右舍也有互相交流的习惯,但中国不一定,苏有朋便设定为陈婧带女儿完成献爱心的课后作业;甚至还有最近才时髦起来的共享单车,也被加进了电影中。从这些细节来看,苏有朋版确实已经很细心。为了使人物看起来更严肃,即便这是一部酷暑天开机的戏,演员们也都穿着春秋天的装束。

不过呢,这些变化基本都是细节上的严谨处理,就整体而言,影片没有做出更多的本土化改动。就拿石神这个人物来说,尽管他在演员表里总排在汤川后面,但从他身上展现出来的人性复杂性才是这部小说的精髓。他因为爱而残忍杀人,又因为爱而大度地将爱慕的人拱手让人,那份压抑到骨子里的情感令人唏嘘。他视数学为一切,一度气馁地想放弃生命,但却突然因数学之外的事物改变了人生,这样的人物似乎理所当然地存在于日本推理小说中。片尾靖子哭着向石神下跪,主动要求赎罪,石神歇斯底里地嚎啕大哭,“仿佛要呕出灵魂”,苏有朋版和日版的呈现几乎一样。但不知道观众看完这段会是什么感觉,就我自己而言,仅依托于这一部电影的情境的话,情感的宣泄方式有些过火了。

王凯帅得稳定,张鲁一颠覆很彻底

据苏有朋讲,他之所以放弃了另一个很大的项目,选择了拍摄这个故事的原因是,这个题材既满足了他对文艺的喜好,又具备一定商业元素。在演员的选择上,相信这同样是苏有朋版的筛选标准。唐川首要一点就是要帅,而且有型有款有自信,不输日本男神福山雅治那种;石泓则要求演员抛下偶像包袱,成为一个外冷内热,外表落魄但内心精明的复杂角色。

从电影呈现出来的看,王凯的人设比福山雅治的更精英化了一些,梳着油光锃亮的头发,有着西装革履的扮相,实验室也不再拥挤杂乱,而是光洁如新,宽敞明亮。王凯的表演也俨然又回到了靖王意气风发的劲头,自带强大气场。

张鲁一显然花了很多心思琢磨石神的肢体语言和心理活动,他耸着肩膀走路,两臂有气无力地下垂,一张脸上仿佛永远带着困倦和疲惫。日本里的堤真一表演很出彩,张鲁一更夸大了这个人物的特点,是个他从未挑战过的戏路,具体效果如何,各位可以自行评判。

林心如面向和善,观众也早就习惯了她紫薇格格般纯良无害的人设,这使得她饰演的陈婧看起来似乎更无辜了一些,更容易获得观众的同情。叶祖新、邓恩熙、成泰燊、赵阳等配角的表现也可圈可点。

总之,悬疑推理虽然不是华语文学和电影的传统长项,但国内已经有了越来越多的关注者和爱好者。苏有朋敢于挑战这一题材,对于电影市场的类型拓展有积极意义。只不过无奈的是,我们的一些类型的电影尚且缺乏足够健全的文学基础作为支撑,所以从根上来看,走的还是别人家的路。第二部作品,苏有朋用心可见,但未来还有进步空间,加油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