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奶粉,你可没料到自己也有今天吧!”终于,国内乳企意外收获了一份“五十步笑百步”的惊喜,似乎看到了“自残”后东山再起的一缕曙光。另一边厢,与国内乳企同是难兄难弟的国产动画——空有产量高居世界首位的“繁荣”,却落得买账者屈指可数的“虚胖”,难道也要有样学样,等着天上掉馅饼吗?

这不合时宜发此感慨,皆因不久前家里添了一名小成员,当上“老爸”的我不忘重拾童心——原本打算恶补一番眼下正热播的动画片,好赶上潮流,强化日后“陪太子读书”的业务水平,怎料猪猪侠、高铁侠、大嘴巴嘟嘟之流的坑爹指数却叫人真心伤不起!当中,有颇负盛名者居然离谱地把幼儿类动画跟情爱物欲扯上了关系,也有厚脸皮者摆明抄袭了《蜡笔小新》仍敢打着“一部关注现代儿童成长的大型原创动画片”的旗号,至于僵化的人物和拙劣的画质等普遍存在的“硬伤”,更是有如久治不愈的顽疾——没有最坏,只有更坏!

还记得,我小时候印象最深刻的一部国产动画,那是以水墨画成的《大闹天宫》。直到大学进了美术学院,才获悉由中国动画开山鼻祖万籁鸣执导的这部作品大有来头,它不仅书写了中国动画史上辉煌的一页,更被奉为代表“中国学派”的经典之作。据悉,如今为绝大多数中国动漫迷所崇拜的日本动漫大师宫崎骏,当年正是因为看了《大闹天宫》才萌发将动画创造作为终身目标的冲动。

虽说经典不可复制,但并不代表可以容忍粗制滥造,更何况还要是时隔80多年后、动辄宣称成本过千万的“粗制滥造”。

是的,当我们看到美国迪士尼特有的美式幽默和英雄主义,当我们看到日本动漫产业的不仅百花齐放更在潜移默化中上升至文化层面,又怎能不从今日《喜羊羊与灰太狼》在中国大陆“称王”而感到悲哀。当然,非要把动画抬到所谓民族风格的高度,是不切实际的,但也绝不能让时代性沦为概念化,更不能把日常与庸俗混为一谈。从一些统计数据发现,今天中国有超过1000所高校开设动画专业,这不仅仅造成了数量和质量不成正比,更可怕的是每年数以万计走出校门的“动画人才”充其量只能算是迈过了软件操作手的这一“高级技工”的门槛……至于美学、文学、电影等一系列人文教育的跟进,在普遍学校中似乎都是空谈。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是的,要创作一出引人入胜的动画,显然硬件技术不是全部,若没有好的故事那也只是空有其表。没有刻意的炫技,也能出彩,谢立文和麦家碧创作的“麦兜”就是最好的例子。前者的故事几乎都是家长里短,后者的画风也充满了稚趣与纯朴,这也让从国际都市香港走出来的一个寻常人家的孩子,却以极具诚意的“平平淡淡”战胜了盲目攀比的“高端大气上档次”。

当期盼孩子(麦兜)有出息而宁愿不吃鸡的麦太,随即又补一句“你有出息就最好,要是没出息,我们就多吃块鸡”,相信所有人都会和我一样,一边用手拭去眼角笑出的眼泪,一边还心里嘀咕着大道理——生活正是如此,重要的不是爬得多高,而是爬得有多开心!这才是我们想要的动画,它能陪伴着小朋友和已经长大成人的“小朋友”一起成长,一起品尝生活的百般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