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李”说,当导演既是负担也是一种恩赐。这位功夫迷将尽情挖掘太极的魅力。

在大多数中国影迷心目中,基努-里维斯(K eanu R eeves)就是《黑客帝国》里的那个黑暗、神秘、帅气的英雄尼奥。所以,时隔多年后,当他卸下《黑客帝国》光环,带着自己的导演处女作《太极侠》出现在大众面前时。在刚刚闭幕的上海国际电影节,他像个劳模连续奔波三天,为将于7月5日上映的《太极侠》宣传造势,马不停蹄地接受各路媒体采访。紧接着,他又转场南京、杭州开始“巡城”,明天(26日)他将抵达广州,亮相“南都星光大道”。

这位好莱坞著名的“独行侠”、被美国媒体视为“冰山”的“忧郁基努”,俨然变成出镜率颇高、随和健谈的“老李”。他对自己这部导演处女作所投入的心血,可见一斑。近日在接受南方都市报独家专访时,里维斯说:“这是我第一部导演作品,我为它自豪,也希望观众喜欢这部电影。只要我的奔忙能够让更多的人知道这部电影。”南都记者王赞媚方夷敏

导演基努:

享受在幕后工作,但“希望今秋再披英雄战袍”

《黑客帝国》令基努-里维斯跻身好莱坞一线明星的行列,但40岁之后,基努-里维斯逐渐进军幕后。一年前,他和克里斯托弗-肯尼利合作了纪录片《阴阳相成》(Side By Side),并在其中担任制片人和采访者。之后又导演了处女作《太极侠》,该片光是剧本就酝酿了五年。他曾说:“我确实经历过一些磨难和中年危机。很窘迫,但我已经恢复了。对我来说,就像重返青春。”看起来,他很享受幕后工作。但当南都记者问他是否想告别“动作英雄”时,得到的回答却是否定的!他透露,今年秋天,他希望能重披动作英雄的战袍!

南方都市报:过去几年中,你监制了《亨利之罪》(H enrys C rim e)和《阴阳相成》等影片,后者是一部少量发行的纪录片,却被众多影评人评价为2012年夏天最佳电影之一。而现在,你的首部导演作品《太极侠》即将上映,你在其中演的是一号反派。是否可以解读为:里维斯将告别动作英雄角色?

里维斯:告别动作英雄?绝不!我爱动作片,可能今年秋天我就会重披动作英雄的战袍。过去几年对我来说是一个自我拓展开辟更广阔天地的尝试,像制作《阴阳相成》这样的纪录片,还有《亨利之罪》除监制外我也是剧作者。至于《太极侠》,则是在不断筹备酝酿的过程中,最终成为导演。

南都:听说最开始你只是打算参演《太极侠》,是韩三平邀请你执掌导筒。不知这说法是否属实?如果是,可否透露韩三平是如何说服你的?

里维斯:我2007年第一次见到韩三平,告诉他我和陈虎想把这个故事搬上大银幕,他对这个想法非常支持。后来,当剧本成形时,我立刻拿给他看,并不断跟他念叨故事的发展。在此期间,他大概说过“你应该自己当导演”之类的话。但实际做决定的是我自己。我是在不断酝酿改写这个故事的过程中,到某个节点时下了决心:我要导演这部片。完成这个故事的人不能是别人,必须是我。在整个筹备期间,也有其他人建议我自己导,有不少人给予支持和鼓励。

南都:在《阴阳相成》里,你采访了150多位电影人,包括卡梅隆和诺兰等导演,探讨胶片电影和数码技术的优劣点。你对胶片电影有很深的感情,但《太极侠》受到中国的电影工业条件所限,是用数码摄制的。

里维斯:中国许多电影都采取数码摄制,除了质量控制的问题,成本也是一大考虑因素。制片方建议我试试数码拍摄。此前制作《阴阳相成》令我对数码技术有了更深的了解,因此我的态度是开放的。我们利用各种先进的摄像机和镜头,令拍摄画面达到更细腻的质地、色彩和对比度更接近胶片电影的质感,并赋予画面以宽银幕的广角视觉。

南都:对未能用胶片拍摄不遗憾?

里维斯:我理解过往恋恋不舍的感情。就像7年前,当我发现数码拍摄越来越多,而我喜爱在胶片电影中演出,我喜爱胶片拍摄出来的效果……但随着实践,我对数码技术的好感逐渐增长。对这部电影来说,数码是能达到最佳效果的正确选择。

南都:对你影响最大的演员是彼特-奥图尔?对你影响最大的导演是哪位?

里维斯:彼特-奥图尔是在我11到14岁期间非常喜爱的演员。他的表演豪放而兼具内敛和克制力。至于对我影响最大的导演,实在太多了。仅就《太极侠》的执导而言,第一位是贝尔托鲁奇,第二位是科波拉。他们技艺超群,手法古典而又新颖,个人风格强烈,撩起观众内心的真实情感。他们会指导演员非常实用具体的技巧,如手怎么摆放,同时又擅长对人物内心动机的挖掘。他们善于引导并在适当的时候放手,让一切自然发生。做演员的时候,我非常喜欢这样的方法,你感到一切井然有序,大局都在掌控之中,而同时你又能够有自发的个性表达。

当导演最困难、同时可能也是最好的部分,我认为是其肩负的责任。这是负担也是恩赐,能够获得负责的机会,这就是宝贵的礼物。

亲切“老李”:

“喜欢这外号,是幸运儿的标志”

基努-里维斯有八分之一的中国血统。这也许是他的中国情结的源头。《太极侠》在中国拍摄近一年,基努笑称自己并没有遇到任何文化冲突和生活习惯冲突。据工作人员透露,他为了弄明白一个中国三口之家的生活,在片场逢人便喜欢拉人聊家常,“你和父母开玩笑吗?你的工资会给父母吗?他们平时怎么称呼你?”等都是他关心的问题。在电影拍摄过程中,基努被大家亲切地称为“老李”,对于这个称呼他表示很喜欢。

南都:《太极侠》让你和曾在《黑客帝国》中担任动作总监的袁和平,及当时教你武术动作和吊威亚的陈虎重聚。能谈下跟他们在片中合作的情况吗?

里维斯:棒极了。跟袁和平合作是非常幸运的,他是大师,对动作编排精彩程度的提升起到关键作用,再找不到比他更好的合作搭档了。而陈虎是哥们,《太极侠》从点子萌芽到酝酿发展故事、真正拍摄,这么多年我们一直在同一条战壕里,同声同气,默契无间。

南都:影片里还有莫文蔚、任达华,他们的表现如何?

里维斯:他们表现得太精彩了。莫扮演的女警集坚强与脆弱于一身,智力超群,是令人印象深刻的女性形象。我以前就看过莫文蔚演出的电影,而在见到她后更确定了她就是这个角色的最佳人选,幸运的是她也立刻答应加盟。任达华也特别出色。还有于海(编者注:于海是中国杰出的武术家,曾出演1980年的《少林寺》并任该片武术指导),这位无数大师的表现为本片添光加彩。我真想让你立刻看片,看看他们的表现有多棒!

南都:在中国摄制期间,有没有遇到其他困难或文化差异冲突?

里维斯:没有。(莫文蔚说你在拍摄期间一次脾气都没发过?)因为我没有任何理由发脾气啊。导演永远想要更多的时间拍摄,但你必须跟上日程表不可拖延,这有时令人沮丧,但都非常正常。而在拍摄期间,我有翻译,现场还有懂英文的工作人员,我并不孤单,他们都提供了很多支持和帮助,所以真的不困难。

南都:基努在夏威夷语里意指“吹拂过山峰的凉风”,非常美丽的名字。而中国影迷叫你“老李”,你喜欢这个名字吗?

里维斯:当你随时随地会听到陌生人用亲切的外号叫你,这就是幸运儿的标志。同样的,当工作伙伴都这样称呼你,好事自然来。

功夫粉丝:

“拍太极古典一面,也拍硬朗一面”

基努多次在公开场合谈及和陈虎的友谊是激发他拍摄《太极侠》的首要原因。陈虎和他因《黑客帝国》结缘。当时,动作指导袁和平将弟子陈虎介绍给他做功夫老师,令基努从此对中国武术,尤其是太极拳法产生了浓厚兴趣,两人也产生了深厚的友谊。确定《太极侠》的拍摄计划后,基努又找来在《黑客帝国》中担任动作指导的袁和平担任该片的武术指导。

基努透露,为了激起对太极和功夫片并不陌生的中国观众的兴趣,他在中国太极流派的基础上另外虚构了一种“灵空太极”,而陈虎正是这种灵空太极的集大成者。此外,他将西方导演对功夫的理解融入到电影中,在“打斗”之外,着重探讨了“太极之子”对力量的认知和控制的心路历程。他和袁和平在片中设计了多达14场、共计40分钟的中国太极对战综合格斗的镜头。并加入了不少向许多经典的动作电影致敬的镜头。基努说,他希望能将《太极侠》拍成一部“精彩的、硬桥硬马的真功夫电影”。

南都:电影预告片和幕后制作视频里的格斗场面非常激烈,令人惊讶的是内家功夫太极在片中表现得勇猛刚烈,与综合格斗、泰拳、柔术、跆拳道等各国拳种对打,展现了非常现代和国际化的武术场面,与片名让人想像的传统中国风格大相径庭。这种设计是谁提出的?

里维斯:这是我和陈虎、袁和平共同设计的。对你的这个问题,其实答案可以分成两方面。首先,影片中仍然有太极功夫内敛和古典的一面,如防守和闪避消打动作。同时我们想表现太极功夫在与敌方对抗时能够吸收对方的招式和力量,以彼之力还施彼身。陈虎的角色被迫进入地下搏击俱乐部,在起初阶段,他固守于太极功夫柔和及防守为主的特质,但随着打斗逐步升级,在与高强对手性命相搏的过程中,他开始展现出太极的另一面,招式也越趋硬朗。

南都:上述功夫设计是本片区别于其他中国功夫片的最大特点所在吗?

里维斯:我不知道其他功夫片是否也有这样的设计。关于影片的特点,我只能说,《太极侠》中陈虎这个角色,不但打斗风格有逐渐变化,他的性格和故事也随着情节推进而有细腻的发展变化,这或许是其他功夫电影较少侧重的。

南都:在导演《太极侠》前,你有没有做一些准备工作,比如观看一些中国功夫电影以汲取灵感?

里维斯:有啊。我看了很多功夫电影,主要研究两个方面:第一是它们的故事结构,第二是武术动作如何设计和拍摄。具体到太极文化,我更多是受到陈虎的影响。他自幼修习太极功夫,受中国传统文化浸润很深,同时他又非常现代。这种太极文化般的双重性也是我们在这部电影里想着重表现的:一个现代人如何将他学习到的古典知识,化为现代社会的生存智慧。

南都:你最欣赏哪部功夫电影?

里维斯:太多了。如果非要我挑选一部,我会选择袁和平担任武术导演的《精武英雄》。

南都:本片摄影总监是曾掌镜《暮光之城》(T w ilight)和《战略高手》(O ut of Sight,1998,索德伯格导演)的艾略特-戴维斯(Elliot D avis),你认为他的摄影给这部功夫片带来了怎样不同的风格?

里维斯:我想,“不同的风格”这个说法未必确切。这么说吧,我在艾略特身上看到的的,是他的摄影能够赋予镜头以情感。像《暮光之城》,每帧画面是有性格,有质感的,是活的。艾略特是出色的工作伙伴,他在镜头里注入了情感和质地,《太极侠》对摄影风格有颇具抱负的追求,等你看片时就会发现。

独行“异数”:

重回聚光灯

“体力上辛苦,但很享受”

虽然早早就跻身好莱坞一线明星之列,但基努一直是好莱坞梦工厂中的一个“异数”。他并不像大多数好莱坞巨星那样爱惜自己的形象,不拍戏的时候,他留着大胡子穿着破牛仔裤旧球鞋;他并不热衷于在好莱坞电影中“拯救世界”,而是执着于接那些看起来“小众”的电影;他推掉国际大导演的片约,忙着和自己组建的“天狼星乐队”到处巡演;2003年,《黑客帝国》剧组杀青时,他将自己在《黑客帝国》中约7500万美元的分红,均分给29名特技效果及服装设计等幕后工作人员……他就是美国记者心目中特立独行的“忧郁基努”。

《黑客帝国》系列之后,基努-里维斯更是一直行走在好莱坞的边缘。如今已经49岁的他,一改以往忧郁、低调、伤心的形象,健谈地频频出现在中国影迷面前。他曾说,这是导演工作带给了他的改变。在拍摄《太极侠》期间,他感受到了巨大的活力。

南都:《太极侠》上映在即,你对票房和观众的反映有压力吗?

里维斯:我不知道。我只能对自己说,希望观众喜欢这部电影,那么多人为它辛勤奉献了那么多,那么久。我个人放在第一位的是保证影片的娱乐性,同时又希望它有点思想。以我的身份来传递这样的讯息不一定正确,但我想对观众说,太极侠不仅仅是一道快餐,它是精心烹饪的佳肴,值得你细细品尝。我希望观众享受这个故事,它扣人心弦,能让你一头栽进去,紧张得屏息凝气,浑忘其他;片终时,又能够有所回味,为它精巧的结构掀起热烈的讨论。

南都:为了《太极侠》,你奔忙于中国城市做巡回宣传,一个月内做了无数的发布会和采访。你是否享受重新回到聚光灯下的生活?还是你感觉受够了,盼着早日回归平静的生活?

里维斯:我很享受,因为这是我第一部导演作品,我为它自豪,也希望观众喜欢这部电影。虽然体力上有时难免会感到辛苦,要走很多城市,见很多人,说很多话,但这同时也是难得的机会,只要我的奔忙能够让更多的人知道这部电影,苦也是甜。

南都:你在中国拥有众多影迷,但大部分中国影迷心目中的里维斯,仍停留在《生死时速》、《黑客帝国》时代单一的英雄形象。而实际上你早已往前迈进,探索电影世界的各个领域。在继续扮演动作英雄的同时,你的电影天地更趋广阔,是吗?

里维斯:绝对是。而说到我扮演的一号反派角色,我喜欢演坏蛋,坏蛋角色往往趣味十足。而在《太极侠》里,我扮演的绝非普通坏蛋,而是一个黑暗宗师。就像影片名里的太极两字所暗示的,正与邪、明与暗、阴与阳、黑与白互相对立而又交织融合,你可想见这一角色的重要性所在。